Johanna0

no pain, no gain.

我不管我没p这图本来就长这样的(溜了溜了)

[令后]《于中好》同人向 微虐

   新人,写的不好,见谅。

“娘娘,油灯快要燃尽了,奴才去给您换崭新的来。”魏璎珞刚轻手轻脚进了娘娘的书房,便见了灰暗的光,自己替娘娘委屈起了那明珠似的眸子,正要快步退出去瞧瞧哪儿有新的灯好给娘娘换上。
    容音抬眼,眼里泛着淡淡的光,犹似黎明月的柔。复而转头看着她。又缓缓用那有如世界上最温柔的语调语气轻声唤她。
   “璎珞,你来。”
璎珞听见容音的轻唤,便立即止了步子,半低头上前。
    她有些期待地抬起侧脸,嘴角勾起一弯似有似无的弧度,那不明不暗的光和罩子上的暗纹印在娘娘的脸上,可真好看。璎珞想着,却又不敢耽误。
   “娘娘可是有事要璎珞去做吗?”璎珞嘴上问着,眼神却总也忍不住的瞥着身边人,两手扣的更紧了些。
    容音笑了笑,唇齿微启,璎珞望着那樱红,忽而有些失神。
   “你可知这词是何人所作,为何所作吗?”容音看看璎珞,又看看眼前的字,再用手上轻握的笔的黑尖指了指。
   “嗯?”容音又问了声,是为把眼前人的思绪带回来。
   “奴才……奴才愚笨,未曾,见过这诗,也未曾听说过…”璎珞发现眼前人已抬眼盯着自己,这才慌了神,磕磕绊绊努力解释了一会儿,心里总有些失落,她努努嘴。
早知道就不看的那么认真了,这回可好,不许看了。
    可容音又笑了,这次更加温和,眼帘半垂,成了月牙,眉眼舒展,眉尾荡着梦中人心里的一叶扁舟,嘴角勾勒出弧度,是那样的恰到好处。
    魏璎珞已经看入了迷,耳里却也能听见她说的话。
   “这是纳兰性德所作的《于中好》,是为了悼念亡妻所作。”
   “娘娘为何突然想到要写这词?”魏璎珞未听罢便回了神,有些不乐意地别过眼。
    容音瞧见她不乐意再听,也不再说什么。她将笔轻放于砚台上,踱步至榻前,抬头望着窗外的月光。屋里的灯光越来越暗,璎珞看了看那光,忽然觉得那台上光影其实也没那么美好。她转过身,抬头看着容音的背影。
    娘娘叹了口气,终还是张了口。
   “三年了……本宫教了你那么多,你何时才能学会放下呢?”
    面对月光而立的娘娘的背影有些缥缈,仿佛随时会消失不见。
   “璎珞愚笨,未曾想过要放下。”
她此刻回嘴,却是更怕眼前人的消失,罢了礼数,朝容音的背影挪了挪步子,近了些,又近了些,可总到不了那人身旁。
   “若是不放下,你此后今生如何活的开心自由?”
    娘娘厉了厉声,却也是舍不得地想要侧过脸看看璎珞,仍是怕她受了委屈。
   “璎珞此生无憾,却恨不将死。”
   “璎珞。”娘娘转过身来,眼前人已红了眼眶,却未曾落下一滴泪。
“我说什么你才会停止呢?”这是她淡去前的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 睁眼,刚过酉时,日暮西沉,手旁的油灯已熄灭了。面前香薰的烟雾弥散开来,虚无缥缈着。
    令贵妃左手握着她生前最爱的那把扇子,放于胸前,右手轻抚上扇面。面上多了两行水珠划过的痕迹。
   “我终究,还是活不出你的样子。”

球球你们都来看这个剪辑真的很棒强烈推荐啊啊啊啊啊啊!(陷入疯狂捶胸顿足)
av:10780294 (ㅇㅅㅇ❀)

(占tag致歉( ¨̮ ))
就,突然想到一个虐梗
汉克只把康纳酱当儿子但康纳酱却不知不觉对汉克产生爱情的那种
突然有点想看(ㅇㅅㅇ❀)

因为陛下太好看了而睡不着爬起来修图😭@

大概是一个有些可怕的有关欲望的故事。

#natural#

我热爱生命消逝时的样子。
常叫我因无法接受过多的美丽而感到窒息。
灵魂燃尽它最后一刻的模样
实在醉人。

同框!同框!(高举拔杯大旗)